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

当前位置: 紫金娱乐网 >> 最新文章

重庆主城区寸土寸金普通市民去哪植树蛟河

发布时间:2019-10-09 15:10:35

今天是植树节,按义务植树条例规定,每一个适龄公民,每年须植树3至5棵。

这两天的植树活动,多是单位集体组织,划定区域,专家指导。一个普通市民要植树时,并不容易——找不到地方。

市园林局相关负责人说:“植树节并非一定要植树。”市民可通过认养树木代替。因为,种树重要,爱树、养树、护树更重要。

普通市民难找地方

昨日上午,北碚区温泉大道一侧,太阳暖暖地洒在一片“新鲜”苗木上,这是该区建委、北温泉街道等单位职工刚栽种下的,有黄花槐、重阳木、栾树等约700株。据悉,渝中、九龙坡、大渡口等区今天也将组织全民义务植树。

机关划区域植树

上午10点,记者来到北碚区温泉大道一侧,路边“北碚区全民义务植树”的红色横幅很显眼。

植树的地块由北温泉街道牵头寻找,事先买好苗木,打好坑,“一般人来打坑,浅得很,树子根本活不了。”现场一工作人员说。

你扶树,我浇水,大伙植树热情很高,不到一个小时,700株树苗栽完。不过,有的树苗歪着身子,有的坑土被踩得过紧,有的水又浇得过多……种完后,植树大部队离开,一群绿化工人收拾残局。

今天开始的渝中、九龙坡、大渡口等区植树活动,也是划定了专门的植树区域。

普通市民去哪里植树呢?记者昨天以一个普通市民身份,向各区绿化部门咨询植树,得到的答案是“对不起,我们是机关单位组织的植树,单个市民最好联系所在街道社区。”

市民哪里去植树

“每年植树节,我都想植树,却不知道该去哪里植。”肖家湾的夏女士向记者讲述了她的植树经历——

打电话到绿化委员会办公室,绿委办说他们只负责组织大型单位在主城周边的植树活动,要在主城植树应联系城市义务植树办公室。找到城市义务植树办公室,对方又说单个市民植树最好联系所在的街道社区。找到街道社区,得到的答复是:居民小区内绿化由物业公司管理,但物业公司不允许居民在小区随便植树。

一位物业公司人员称,如果允许居民随意在小区内植树,万一树种在了别人家的窗前,遮住了光线,人家肯定不干,物业公司何必惹这麻烦?

昨天,记者也尝试联系相关街道社区,南岸区铜元局街道一工作人员称,是有植树活动,分到每个社区有几个名额,报名要找所在社区。再致电社区,一女士说:植树节在茶园新区组织了植树活动,社区有5个名额。但只有明天一天能去植,且要早上8点统一从铜元局街道出发。

市民植树遇尴尬

即使单个市民能到各区划定的植树区域植树,路途也比较遥远,比如沙坪坝区的市民要植树就得跑到西永大学城去,九龙坡区要到马家沟水库才行。就近植树有没有可能?

市园林局有关负责人说,如今主城区寸土寸金,要开辟足够的空间供市民植树确实困难。尽管植树是法定义务,“难就难在找不到合适的地方。面积要大,生命时间较长,近几年不会开发的地块哪里有?”

此外,植树看似简单的动作也颇具专业性,单个市民植树不够专业,也不安全,“如果有一定数量,可联系相关部门植树,或开辟一块地方或租赁一片地,要有专业人员教种,两三个市民成本太高了。”

但义务植树条例规定,每一个适龄公民,每年须植树3至5棵。我市应履行这一义务的市民约1800万人,实际上很多人都没履行。

据了解,如果市民没条件植树,可通过交纳绿化费的形式履行义务。当然,很多市民不愿意交纳绿化费。北碚区曾收取绿化费,就遭到市民普遍反对。

建议市民认养树

“其实植树节并非一定要植树。”市园林局相关负责人说,市民可通过对现有树木进行认养作为代替。即市民为所认养的树木提供专项养护资金,这样能更有效地提高城市养绿护绿质量,且市民自愿认养树木在全年都可进行,不一定非得局限于植树节前后。另外,市民爱绿护绿的意识可能更为重要。

紧急保护慈云寺菩提树

该树是上世纪从印度漂洋而来,半世纪鲜为人知

昨日,暖阳高照,春风吹拂依山而建的全国重点寺院、重庆名刹——慈云寺。寺内各类植物众多,纷纷抽出嫩芽,长势喜人。当一片绿叶飘落石梯,顺阶而上的僧人一声叹息,躬身拾起——绿叶是从佛教圣树菩提树掉下,这个季节不应有大量落叶。

这树是重庆名木

菩提树是桑科榕属植物,生长在热带和亚热带地区,除我国福建、广东、海南等地有分布外,印度、斯里兰卡等国也能见到,树叶如卵形,菩提子可串佛珠。被佛教视为圣树的原因跟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悟道成佛有关。

僧人走到菩提树下,仰头上望树冠,目光定格在稀疏绿叶和不少无叶的枝丫上。经风吹拂,偶有枝丫发出吱吱响声。木梯搭起,僧人攀梯接近枝丫,伸手轻轻一掰,鸡蛋粗细的枝丫立即断裂。

这是立春以来,慈云寺对菩提树的又一次“体检”。结果是:个别枝丫中心已被虫蛀成小黑洞,形同朽木。“宝贝呀!你千万别再继续生病。”僧人喃喃自语。其他过路的僧人见状,难过无语。

挂在树上的一块金属牌表明,这树属我市名木,是二级保护树。

揭开半世纪秘密

金属牌下方有块木牌,简要介绍了圣树来自印度。“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树前方石壁上,这样的文字使不少来寺的善男信女对圣树肃然起敬,神秘感油然而生。

年老的僧人透露,圣树的确神秘,栽种寺内半个世纪都鲜为寺外人知晓:寺内人知道是圣树,对外界则严守机密,即使有人探询也绝口不答。

神秘在1983年被揭开。昨日,闻讯前来保护菩提树的市园林局专家黄季秋介绍,当年,全市普查名木古树,偶然从原西南农业大学老专家口中得知慈云寺有菩提树。黄等人进寺——

“进寺后,我们询问是否种有菩提树,僧人不答。我们提出采几片叶回去核实是否属菩提树的想法,对方说需统战部介绍信。第二次,我们带介绍信和市建委关于普查名木古树手续,对方同意仅能采几片叶。菩提树种在缓坡上,被刻意修建的土台跟外界完全隔开,外人根本无法知晓。”

“对比树叶后,我们大吃一惊,果然是菩提树。最紧急的是,树干和树丫遭遇严重虫害,叶子几乎蔫了。喷治虫药、输营养液……第二年,菩提树变得枝繁叶茂,长势喜人。”

挂保护牌后,僧人按园林专家的指导更加精心护树。由此,慈云寺有佛教圣树菩提树的消息不胫而走,不少善男信女慕名赏树。关于菩提树的来历自然浮出水面。

从印度漂洋来渝

时间回到1927年。据慈云寺志记载,慈云寺始建于唐代,重建于清代乾隆年间。1927年,云岩法师募资重修扩建慈云寺,设爱道堂。从此,打破历来僧尼不同寺院习惯——当时,南来北往僧尼和男女居士上朝峨眉山,下朝普陀山等地者较多,且经重庆都要到玄坛庙搭乘轮船,云岩法师遂打破旧例,在爱道堂安置僧尼和男女居士。

重修扩建慈云寺中,佛名叫运清的法师从印度释迦牟尼家乡,经历艰辛把1棵菩提树和1尊玉佛运上轮船,其间呵护备至运到上海。接下来,转轮船进长江往重庆进发。最终,菩提树和玉佛运抵长江边的南岸区玄坛庙狮子山——慈云寺所在地。

因菩提树是佛教圣树,加上从静坐树下成佛的释迦牟尼家乡专程运来,菩提树被视为慈云寺镇寺之宝。经众僧尼精心呵护,菩提树在与外界隔绝的环境下长高长粗。

“圣树来自气候干燥的印度。可能在重庆有些水土不服,每年结的菩提子还没变硬便掉落。”昨日,寺内负责接待工作的知客师释正品师父介绍,迄今,他在慈云寺已12年,几乎每年能看见树叶被虫咬,树干被虫蛀状况也较明显。

“今年开春前,大家看叶子又异常掉落和树干生虫,心疼得不得了。”释正品透露,昨日是市园林绿化科学研究所和市园林局专家第3次专程前来保护菩提树。

扦插新树送四川

昨日,专家对菩提树实施保护前,对生成环境和生长状况检查得出结论,仅需对树干灌药、树根部铺炭渣和安装入土的排气塑料管道后,树冠会长得更茂盛。对于寺庙掌握保护菩提树知识有限的状况,专家表示尽快派专人实施保护措施。

专家黄季秋与僧人交流中,谈到她与菩提树的缘。1983年,市园林局对菩提树首次实施保护后,树干增粗、树冠日渐茂盛,根据寺院提出让菩提树意义更加深远的要求,专家对树枝作扦插处理,即把树枝与树干分离,插进泥土栽培,以达到树枝成活后长成另外1棵菩提树的目的。

“扦插很成功,几年后长成了20多棵菩提树。”黄季秋指着扦插后成活、迄今种在三圣殿附近的3棵菩提树说,慈云寺把其中8棵长势最好的菩提树送给了四川的寺院,当地僧众如获至宝。

黄季秋上次来参与保护是1997年。当年夏季的一天雨夜,枝繁叶茂的树冠经风吹雨打,有1根树枝折断。天明后,市园林局专家紧急来到寺院,采取措施保护。

“每年,我们都根据专家的不同保护措施进行除虫。”负责寺内日常事务的释正净师父说,圣树在寺院已生长81年,这次保护后仍会像以往那样长势喜人。

何定萍是在场的另一位植物保护专家。她说,菩提树属极易成活和生长的树种,主城不少公园或植物园都有栽种,唯独慈云寺这棵经印度运来的菩提树被政府列为名木保护,重视程度可想而知。

立交桥或为老黄葛树绕道

昨日,朝天门长江大桥施工方对弹子石立交红线范围一棵黄葛树进行坐标测量。施工人员介绍,测量结果将决定这棵约60年的黄葛树之归宿:是移植还是原地不动?

是日上午,记者来到南岸区弹子石大佛段正街劳动巷,这里的居民多已搬迁,旧房已拆除过半,几棵黄葛树屹立在空地上。

中交四航局工作人员称,劳动巷5号前那棵黄葛树刚好位于立交红线边缘,胸径约1米,相当于8层楼30米高,投影面积约有半个标准羽毛球场大。但其根深枝繁叶茂,今后会挡住弹子石立交过往车辆的视线,“我们测量其坐标,将与弹子石立交设计图一道测验,为业主单位决策让树挪窝还是线路改道提供数据。”

85岁的吴伯君婆婆原是重棉三厂的退休职工,她说:“这里原是一片烂田,过去栽满了许多黄葛树,这棵树少说也有60年了,因为1955年她家搬到三厂家属区时,这棵树的树干就有拳头粗。”

“重点工程建设中,能不移植尽可能不移植,特别是对现有的古树、大树,因为要移活一棵上了年纪的大树很困难。”南岸区市政绿化管委会负责人袁爱国说。

今年底竣工通车的朝天门长江大桥主桥往东延伸,便是与南北向的盘龙大道呈十字交叉的弹子石立交,长约1公里。袁爱国昨日介绍,经市园林局等部门专家现场指认、鉴定,该立交红线范围共有56棵树木需移植保护,多数是黄葛树,少量是小叶榕等。

“一次性移植保护这么多树木,是南岸区重点工程建设史上最多一次。”袁介绍,这56棵树木目前全部用红漆临时编上了号,按相关规定,须移植保护。由于数量超过30棵,南岸区已向市园林局报告。目前,移植方案已由市园林局上报市政府,等待审批过程中。

据悉,这批树木移植保护所需经费,将在朝天门长江大桥建设成本中列支。“今后将移植到市政苗圃基地,或急需绿化的主干道上,为重庆创建国家园林城市增绿。”袁爱国说。

义务护绿五年

摔伤胸骨不悔

昨日,渝中区菜园坝街道组织工作人员,与辖区90多名居民对800多平方米的绿化带进行清理和补栽,渝中区交通街14栋45岁的李新渝抡起锄头松土,一刨一个坑,特别熟练。交通街社区居委会刘主任说:“5年来,社区绿化带能保持常青,多亏李新渝义务照顾。”

1982年,李新渝离开八建公司后,四处打工,5年前在家休息。闲来无事,常为社区绿化带清理垃圾,一干就是5年。5年来,每天清理两次,定期给植物浇水,有时还自己出钱补种花草。

刘介绍,该社区紧靠江边,有的绿化带在堡坎上,清理垃圾要爬坡上坎。有一次,见李新渝面色苍白,问他怎么了,他说接孩子时摔伤了。后来,从居民口中才得知,李新渝是在清理堡坎绿化带垃圾时,摔伤了胸骨,一个月才康复。

“其实也没什么。”提起此事,李新渝连忙摆手。妻子说,开始,她对丈夫的行为不理解:“凭什么白做事,还有危险,可邻居都称赞他,也就慢慢接受了。”现在,妻子常带着孩子帮助护绿。

交通街社区居民王大爷说,很多单位常在植树节组织种树,但种了又不管,草木有的枯萎,有的干死,“像李新渝这样,从身边小事做起,更有实际意义。”

梅州职业装定做

鹤山定制T恤

湛江厂服定做

连州厂服厂家

友情链接